首页 东方 第64章 被冷处理的她!

第64章 被冷处理的她!

  曹雨菲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8点钟,被窝被肖女士给掀了。她的身上是昨天穿的白色打底针织衫和黑色皮裤,粉色的袜子还套在脚上。

  “曹雨菲,你还睡,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!不用去上班了?”

  “不用,我假期还没结束。”身上的余温很快的冷却掉了,她抢过被子重新盖上。

  “正好,你刘姨前两天和我说有两个男孩子挺不错的。这两天你挨个见见吧!”

  曹雨菲不想听她说这些,用被子把头包着,企图去阻挡肖女士的说话声。

  结果被子再次被掀开然后滚落到了地上。

  “我跟你说话你听见了没有!怎么,现在翅膀硬了,连我的话都不听了?还是你想气死我好滚去你那良心被狗吃了的爸爸那去啊?”

  “曹雨菲,我跟你讲,你要是也和你那早晚要下地狱的爸爸一样没良心,你趁早给我滚蛋,不要出现在我的房子里。”

  “好了好了。我都听到了。我不会的。我去见,总行了吧!”曹雨菲认输了,投降了,脑袋被她念念叨叨的声音吵得头痛欲裂的。

  从床上起来,穿上昨天的外套,看到被盖在底下的手机,手机顶端的信号灯闪烁着蓝色的关线。

  她划开屏幕,屏幕显示她有两个未接来电和一条微信信息。

  熟悉的号码一下子点醒了她昨晚去机场的目的!

  好言好语的把肖女士哄离了房间,掩上房门拨了电话过去,心里想着要怎么解释昨晚的离开。

  结果电话传来提示说对方手机忙。她连接发了几条微信过去,解释了昨晚的失约。

  依旧没有任何回复。

  这是什么意思?

  生气了?

  她的脑袋要爆炸了!

  之前担心的事情好像终于得到了验证!

  怎么办??今天说好要给乐欣打钱过去的啊!

 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!

  心里的慌乱再次搅的她坐立难安。

  吃完早餐被肖女士拉着往商场去了。肖女士一路挑着她的毛病,一直从小学说到大学,然后又说到找对象上来。

  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  曹雨菲听得都有些麻木了,任她在一旁各种数落,数落完以后拿着架子上的衣服扔给她让她去试衣间试。

  母女俩逛了2个多小时,曹雨菲的手已经快提不下来了,“你看看,养女儿有什么用?除了赔钱还是赔钱,都说养儿子要操一辈子的心。养女儿这是又要操心还要费钱,最后一朝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了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啊!这辈子要这样被你折腾。”

  好在,肖女士被一通电话叫走了,是昨天那群一起打麻将的阿姨,昨晚的肖女士手气很好,一家独大,输了的三家不甘心,打算回来扳回本钱。

  曹雨菲提着一堆的纸袋回了自己的住房子。

  开了门进去,冷冷清清的房子还是她昨天离开的样子。

  她把东西放在客厅沙发的角落,找了笔从手机里翻出乐欣昨天发过来的银行卡。转了50万进去。

  这50万是之前肖女士给她认购学区房的尾款。

  房子还没开盘,尾款暂时还不需要交。

  如果被肖女士知道她挪用了这笔款估计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吧!可是,难道要看着乐欣陷入绝境??

  钱转过去后,她给乐欣发了条信息,说另外一百万估计要晚点再给她。

  乐欣回复说知道了,最后又说如果实在拿不出来也没事,自己在想办法。

  她却硬撑着说没事。

  刚刚把手机扔到沙发上,电话就响了,她急忙拿起,以为是终于消气的付言礼。

  结果屏幕上显示‘林泽武林总’。

  虽然有些失望,却也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  “林总,你好。”

  “曹小姐,昨天答应你的事情可以交差了。”

  “真的呀!那太谢谢了。”

  “电话里说有点不方便,曹小姐晚上有空吗?要不要见个面,到时候我当面把资料给你,你有其他的疑问,我也可以顺便帮你解答。”

  “那好,晚上我请林总你吃饭吧!”

  “那行,你大概什么时候有空?”

  “我随时都有空。”

  “那行,晚点忙完我就联系你。”

  曹雨菲选的餐厅是之前和其中一个相亲对象去过的。餐厅的整体环境不错,消费不算贵但也不至于辱没林泽武的身份。

  想起今天是星期五,忙提前打了电话去订位,因为不确定林泽武的时候,只好给了个大概的点。

  结果,时间还没到5点,她就接到了林泽武的电话。林泽武问她在哪,打算过来接她。“不用那么麻烦啦,这会快到下班高峰期了,路上估计会堵,等会一来一回的太耽误时间了。不如我们在餐厅门口汇合吧!”

  林泽武想了想,就同意了,关了电脑,拿起桌上的钥匙准备离开,这时候桌上的手机闪了闪,有电话进来了。

  他拿起,接通电话,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瞬间换了副面孔,声音里带着能听出来的笑意,“言礼,回来了?”

  “回了,晚上出来喝酒?”付言礼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。

  “真不巧,我晚上约了人,估计没空。”

  “相亲?”

  “没。是曹小姐。”

  “曹雨菲?”

  “对。”

  付言礼等了半响,却没等到自己想听的那句邀请。

  一时沉默。

  过了会,他似随意问了句“看上她呢?”

  “呵呵,是有点兴趣。说起来还是你介绍给我和她认识的呢!你没觉得她很像某个人?”

  付言礼没说话,直接掐断了电话。

  心里堵着一口气,憋得他难受,情绪就像被摸了汽油,刺鼻又难受。

  有一刻的愤怒让他很想找到那个放她鸽子的女人,双手用力掐死她。

  愤怒过后只剩下惶恐和焦虑。

  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失去了一般。

  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吗?

  那吃到肚子里呢?!

  去往市区的路依旧很堵,司机说,这会还算好的。再过半个小时市中心的单子就不能接了。

  车子走走停停的用了比平时多了一倍的时间才到复兴路。

  林泽武发消息给她说马上就到了,让她在大厅等等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