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62章 他回来了!

第62章 他回来了!

  付言礼的信息一直没过来。看到路边有卖手机的店,脚步一拐人已经进了店里。琳琅满目的手机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  店里的导购一直和她推荐着某一款手机。但是大部分的话只是从她耳边过了下,转瞬间就没了踪迹。

  看来看去,最后又买了昨天摔烂的那款。

  刷了卡以后导购帮她把旧手机里的卡取下来换到新手机里,开机试了下又重新递给她。

  她接过来,打开手机商店下载了几个常用的APP。然后提着袋子离开。

  公司的微信群里积攒了几百条未阅读的信息,她坐在路边公交站牌里的长椅上一条一条的翻着。

  等所有的信息都被她大致的翻了一遍,没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。

  无所事事的等待最是磨人。

  她忍不住给付言礼发了条信息。

  对方回的很快,他说‘我在机场。’

  她回复说‘噢。’

  “等不及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啧啧啧,你的诚实让我很好奇这笔钱的用处了。”

  “付言礼,你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吗?”

  “作为债权人,我想我有义务知道钱的用处。这样我才能知道我的钱不会收不回来。”

  “你不是说有钱任性?老板还在乎这点小钱?而且,你不是还有房产证?”

  “嗤,我虽然不缺这点钱,但不代表我不在乎。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而且,你觉得就你那破房子值一百万?”

  “怎么就不值呢?”

  “曹雨菲,我要上飞机了。着急就去机场等我!”

  “噢。”

  “来不来?”

  “好。”

  曹雨菲看了看天色,还没到6点钟,天空已经有些昏暗了。

  有辆的士在不远处停了下来,有人从车上下来。她忙起身跑过去。

  “师傅,机场去嘛?”

  司机点了点头。

  曹雨菲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。这会正是下班高峰期,市区堵得不可开交,基本上走一步停三步的。司机在一旁骂骂咧咧,曹雨菲看着拥堵的路面,心情竟然异常的平静。

  “美女不急着赶飞机吧?”

  “不急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,这条路每天一到这个时候就堵死个人了。”

  “噢。”

  “美女是去接人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接男朋友吗?”

  “不是的。”

  曹雨菲一副不想多聊的样子让司机打住了继续聊下去的念头。司机眼睛一直盯着前方似乎看不到尽头的车辆,嘴里自言自语的骂骂咧咧。

  终于,前面的车辆稍微松了一点,往前开了一小段路,司机正准备紧随而上,就在这一瞬间,一辆白色的宝马从斜后方突然杀了出来,一溜烟的就抄到了出租车前面。

  被横插一杠的司机顿时暴跳如雷,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犬,愤怒的一把接下安全带要下车去前面停在不远处的宝马车吵架。

  “马勒戈壁的,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了,敢抢老子的路,老子非要砸烂你那破车不可!。。。。”被骂声惊的回神的曹雨菲往一旁看过去,想出声劝解司机算了。可是看到司机一张狰狞可怖的脸话顿时就堵在了喉咙口。

  想下车的念头下意识的就蹦了出来。

  好在,原本堵得水泄不通的车流突然好像放闸的洪水还没等司机下车,就通了。曹雨菲看着缓缓往前开走的宝马,瞬间松了口气,视线无意中看了眼车牌号,莫名感觉都些眼熟,却想不起在哪看到过。

  眼看肇事车辆一眨眼就逃之夭夭的没了影子,愤怒的司机虽心有不甘,却不得不停在了下车的动作,身后有汽车鸣喇叭的声音。

  ‘叫死啊叫叫叫,是要赶着去投胎啊!’

  怒气未消的司机在车里发泄着怒气。

  曹雨菲大气不敢出,也不敢提出下车这种话,怕不小心激怒余怒未消的人,

  好在,堵的也就是市区那段路,一过了闹市,瞬间通畅了起来。车子顺利的驶出城上了去往机场的告诉公路。

  曹雨菲一直盯着道路的前面,很担心司机的不理智。因为刚刚半路杀出来的宝马远远的的开在前面,虽然有些距离,但是还能勉强认出车身的颜色和标志。

  夜色早已全部暗下来了,高速公路两旁暖黄色的路灯照的夜色如同百日。

  二十分钟后,车子终于安稳的停在机场门口。

  曹雨菲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钱,司机接了后不等他找零就快速的拉开门下去了。

  望着灯火通明的机场大厅,曹雨菲的心情有些激动,好像第一次到机场来接人,而且还是付言礼。感觉很是不可思议。

  记得有人说话,全世界最不缺眼泪的大概就是机场了。它就像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,每天冷眼旁观着人们周而复始的重逢,分离。看着人们或哭,或笑,或惆怅,或冷漠。

  曹雨菲往里面走去,门口不远处的电子板上密密麻麻的显示着各个航班的信息。

  她查了查从一个多小时前从清迈飞W市的航班,还需要将近一个半小时。这个时候肚子又开始咕咕咕的响了起来。

  猛然记起,今天好像就喝了瓶牛奶。于是,脚步一转,就往扶手电梯走去,餐厅在负一楼,靠近停车场的的位置。这里是二楼,还要下去2层楼。

  扶梯缓缓往下降,停在一楼的到达大厅。去往地下一层的扶梯还要在走两步路,等双脚踩在地面上后她就往接着往另一台扶梯去。

  左边斜后方突然传来小孩子喊‘妈妈’的声音。有人在一旁说着‘慢点,你妈忙了一天又特意跑过来接我们,你别闹她了。’

  声音无比的熟悉。惊得曹雨菲呆立在原地。

  她想回头去确认,却又害怕。

 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就像一条细细的丝线,不断的勒着她的心脏。

  感觉好像要被绞断了。

  怎么办?谁来来帮她剪短这根夺人性命的丝线啊!

  “菲菲?”

  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,似乎有些惊讶。

  曹雨菲艰难的转过身,勉强挤出个笑脸,轻轻的喊了声“爸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